http://publish.lihpao.com/Editorial/2007/02/14/0303/index.html

【記者曾美惠台北報導】

教育部委託政治大學舉行「大學學雜費自主調整與財務資訊揭露」公聽會,邀請大學校院校長、主管、家長、學生、民間社團代表與會,針對大學學費是否自主及學校是否公布財務狀況進行討論。

大學:教育部應放寬

代表國立大學校長協會理事長、台大校長李嗣涔與會的台灣大學教務長蔣丙煌表示,與其他歐美先進國家及亞洲的日、韓等國相比,2004年我國的國立大學學費約是美金1,780元,約是每人國民所得的13.8%,比起日本公立大學的15.5%、韓國的14.8%、香港中文大學的22.3%、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的17%,台灣學費相對低廉,負擔最輕,適度調漲學費,應屬合理。

蔣丙煌說,大學經費來源有限,不開放自主調漲,學校經營困難多,以台大為例,每年預算110億元,去年就虧損2億元,其中學雜費約佔總預算收入的14.5%,對學校相當重要,尤其近年教育經費不增而學生越來越多,學校可用的經費越來越少。

蔣丙煌認為,「大學法」賦予大學自主,各大學的人事、財務、學術已具備自主權,但學雜費與資源分配仍受限於教育部,他建議,為了讓大學朝向自主發展,教育部只要訂定客觀明確的評量指標,如生師比、空間、財務指標,讓符合條件的學校能在調幅10%之內自行調整,給大學真正自主。

窮學生的升學權

私立大學校院協進會理事長、東吳大學校長劉兆玄表示,問題不在學費,而是如何協助窮學生讀書。他認為,弱勢學生若由政府照顧與補助,調漲學費就不會影響學生,建議政府朝此思考。

劉兆玄也認為,許多規定對私校不公平,民間捐助公立學校可全額扣稅,但企業與私人捐助私立大學只能扣抵25%及50%,導致民間不願捐助私校,學校募款困難。他認為,教育部應檢討這些限制,在符合宏觀指標條件下,放寬讓學校自主調漲學費。學校若能自主,一定會考慮社會觀感,教育部不需擔心。

技專校院協進會常務理事、聖約翰大學校長楊敦和表示,應在完全競爭的自由市場上,讓學校自主決定是否調漲,也讓學生選擇是否前來就讀,由學校自行承擔這些責任。學校也應公開學校財務狀況,接受社會監督。

家長:大學少子化為何大興土木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林文虎對調漲學費存有疑問。他表示,大學主張「高學費」等於「高品質」令人質疑,而各校積極大興土木,興建校舍,但約民國108年大學就受少子化威脅,屆時將有學校因招生不足而退場,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增加學生負擔興建校舍,10年後可能又要處理這些校舍,他無法理解學校的考量。

林文虎認為,學費高低不應只看與國際相比的數字,必須有全盤的了解與調查。應研究學雜費差別化的可行性,沒理由讓富商巨賈與布衣平民子弟以同樣的學費入學,對弱勢家庭的負擔實在太大,台灣已沒有多少家庭能應付不斷調漲的學雜費用。

他認為,台大是國內大學龍頭,要限制調漲學雜費,只要管住台大,就沒有學校能漲,建議教育部考慮。他要求各大學,一定要公開「看得懂」的資料的財務資料,建立合宜、可信賴的諮詢管道。

台大學生:漲新生,不漲舊生

台灣大學學生會會長高閔琳表示,她個人不贊成調漲學費,若真的要調漲,建議從「漲新生,不漲舊生」或調漲EMBA等課程的學費方向規劃,減輕舊生負擔。她主張學校進行「學雜費自主調整」政策討論與決定過程應公開,讓更多的學生代表參與討論。

建國科技大學學生議會議長許姜太佛建議,學校的大筆花費應公告,讓各界監督錢是否花在刀口上。他反對調漲學費,因為高學費已經造成學生的負擔,他自己得利用寒暑假拚命打工才能支付學費,這就是高學費造成學生經濟壓力的結果。

反高學費行動聯盟總召集人簡淑慧認為,學校財務資訊公開與調漲學費無關,因為財務本應公開、透明,而非以調漲學費交換。簡淑慧認為教育部不能再當鴕鳥,委託政大舉辦論壇,裝成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教育部應該負起主管機關責任,而非隔山觀虎鬥。

會計師:支持公開財務

正誠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金世朋認為,要求學校公布財務資訊是必要的,財務資訊是最客觀的資訊,各界可透過財務資訊了解學校營運,客觀決定學校應該調漲或調降,大學財務確實應該公布。

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長黃雯玲針對公聽會回應指出,即使未來放寬大學自主調漲學雜費,根據日韓的經驗,她相信大學會自行斟酌,不會任意調漲。黃雯玲說,學校財務公開是一定的方向,教育部將會研究將各校的財務公布格式統一,讓各校有所依循,也讓家長與學生都看得懂。

全站熱搜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