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二零零九年至今,天主教輔仁大學秉持著真善美聖的宗教精神,冒用天主之名,行威權之實,壓迫學生不遺餘力,面對天主教輔仁大學以威權校園悼念六四一事,黑水溝社僅發表以下聲明:

輔大女生宿舍「累積三次的晚歸,則將喪失住宿資格」規定讓晚歸學生為了避免遭到退宿,或選擇借宿他人住處,或於深夜在外遊蕩,夜難歸營,同在輔大的男生宿舍卻無此規定。黑水溝社力求民主、平等、正義,於去年(2009)十月下旬舉辦「女宿解禁,全校相挺」連署,連署僅為期五日,便有三千兩百人響應,其中五分之一為女宿住民,占全校女宿住民的四分之一,足見門禁應與退宿脫鉤為一重要議題。然而輔大性平會的回應卻是「將審度家長需求與學生主張」及「衡量學校執行狀況」,顯然未正視學生安全與性別平等。為持續表達學生意見,本社於去年(2009)十二月初,發起「愛心輔仁,平安住宿」遊行,盼集合關心本議題諸生共督學校改善;當天中午,校方臨時召集宿舍代表說明門禁之要,並於隔日於報上謊稱:「晚歸只需提前報備,且沒有三次違規即退宿規定。」。十二月中旬,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訪視輔仁大學,本社幹部向訪視委員遞交申訴書,隨後亦雙掛號寄至教育部性平會正式申訴。根據教育部性平會委員私下表示,該會已經接受本社的申訴,並發函要求輔大校方針對申訴回函答覆,但四個月過去了,輔大對教育部仍沒有正式回應。面對如此威權的輔仁大學,壓迫校內女學生權益,不願面對學生的質疑、教育部的質詢,本社於六四表達最沈痛的抗議!

輔大同窗會會長張同學向課外活動指導組申請成立 99 學年度學術性質之性別研究社團,研究多元性別及相關議題,依規定繳交社團成立資料,亦依程序通過第一、二次審查,原已可依照程序成立正式社團,卻在覆核階段因郭副校長一人否決而不予以成立。其不予以覆核之理由竟然是「(該社團)與輔大之天主教辦學核心價值相違背」且「不符合輔大天主教的宗旨」,不禁讓人聯想到二零零八年天主教輔仁大學公開於人間福報表示性平法違反教義,輔大將不推動性平法,且如果有不同性傾向的學生出櫃「就不可能收」,而未婚懷孕學生則「可能被退學」。面對郭副校長的一人獨裁,課外活動指導組放棄自身的專業及立場,推翻先前審查結果,不讓同窗會成立正式社團。課指組組長甚至於五月二十六日之學生自治組織暨社團負責人座談會中公開表示「社團成立沒有這麼容易,沒有通過也不要氣餒,不要想東想西。」來回應課指組未善盡職責捍衛學生成立社團權益之事實。課指組面對社團無法成立之爭議,於本社五月二十一日行文表示關切之後,迄今仍無任何正式回應。面對如此威權的輔仁大學,公然宣稱不遵守國家法律,放任郭副校長一人獨裁,放任課指組打壓同志社團的成立,本社於六四表達最沈痛的抗議!

輔大於五月中旬無預警張貼公告,要求女學生於六月底搬離玫瑰宿舍,與學期初校方說明會上承諾的「最快一年後拆」相互矛盾,讓學生必須在面對期末考的同時,必須面對學期結束後立即無處可住的壓力。校方宿舍替代方案遲遲無法定案,讓學生時時處於不安定的狀態。二零零八年黑水溝社即積極爭取「先建後拆」方案,而輔大亦於97學年度第2學期校務會議定案「棒壘球場原地保留,排、網球場、玫瑰宿舍異地重建,新建「宜聖宿舍」取代之,並且宜聖興建期間玫瑰舍胞暫居住於附近修院宿舍或迴龍地區的大樓。」時至今日,輔大不但沒有遵照先前的決議,甚至以如此粗糙、草率的行政手法要將學生趕出玫瑰宿舍。面對如此威權的輔仁大學,漠視校務會議之決議,行政手段粗糙、草率,壓迫學生住宿權益,本社於六四表達最沈痛的抗議!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的二十一年,輔仁大學仍以霸道且不民主的方式來經營天主教大學,壓迫學生住宿權益及同志成立社團權益,黑水溝社於六月四日這個具有象徵意義的日子,於焯炤館外懸掛「冒天主之名 行威權之實」黑布條表示本社對於「天主教輔仁大學以威權校園悼念六四」的行為表達最沈痛的抗議!


二O一O年六月三日 黑水溝社全體哀悼

 

冒天主之名行威權之實

 

 

創作者介紹

黑水溝社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