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大女宿門禁問題

系級:社會二

姓名:陳艾欣(宜真宿民)

 

  壹、前言

 

根據本校學生事務處生活輔導組於九十四學年度第六次行政會議修訂的「輔仁大學學生宿舍管理辦法」,各宿舍關門時間為晚上十二點正至翌晨五時止,另外,所有住宿的學生必須遵守各宿舍宣導的生活公約,所以女性宿民必須於宿舍門禁前的時間回到各宿舍去——「輔仁大學學生宿舍管理辦法」亦有提到,男/女性住宿生若違反了校方和宿舍裡的生活自治會研訂之宿舍管理辦法與各宿舍宣導的生活公約之規定,將會受到懲罰。本文會以女性宿民的宿舍生活經驗,性別平等、大學生自主的概念解剖女宿門禁制度背後的意涵。

 

  貳、我們都不喜歡門禁制度

 

每晚將近11點半之際,倘若站在真善美聖廣場遙望,你/妳總會看見不少的女性宿民從校門口、圖書館,四面八方倉倉促促向女宿舍走/跑去。她們都深怕趕不到門禁時間。有些女性宿民若趕不上關門時間會選擇不回宿舍,擇住在朋友家,在外逗留,為的是不讓宿舍生活自治會扣除點數。門禁看似善意的管理措施——維護女宿民的生命權,其實也在懲罰錯過門禁時間才回來的女性宿民。

 

一、公衛系的X(宜真A212宿民)曾因於校外等不到公車而深怕錯過宿舍大閘的關門時間便搭捷運到距離學校最近的新浦捷運站去,然而最終還是錯過了宿舍大閘的關門時間。我只好按門鈴要求舍監開門,下次盡量不再遲到就是了。香港的大學都沒有門禁這回事,輔大在這方面作得很像中小學似的,在走歷史倒車,害我們出去需要晚歸時,都會感到戰戰兢兢的。她說。參閲宜真宿舍的宿舍公約:……若因實習或特殊原因,需事先提出證明向服務台申請。以X的情況,她從頭到尾都沒機會事前向服務臺提出證明和申請,試問她應該受到懲罰嗎?

 

二、社會系的Z同學(曾是宜真A129的宿民),由於致力於社團的課程,每逢禮拜六她都需要到世新大學去上課。課程始於早上8點,於晚上9點半左右結束。課程結束後,Z同學要幫忙其他社員整理場地,有時候還要參加會議。這時候門禁制度對她而言是一種攪擾。我只好選擇不幫忙社團同學。看似保護女生的門禁制度,卻在剝奪女性宿民的學習機會。

 

宿舍管理方式應該注意女性宿民的需求和權利,不是盲目地對女大學生強調紀律和保護。

 

  叁、筆者的想法

 

一、要性別平等,不要雙種標準:據説校方是帶著保護女性宿民的心態實施門禁制度,試問男性宿民的安全是被允許可以不被重視的嗎?顯然,女宿門禁管理措施是個親善型的性別歧視——以性別刻板印象的想法來愛護女性宿民。這種管理方式只會讓更多人誤會,認爲女性是個柔弱的群體。性別平等已成爲國際社會的政治正確,目的是解構性別刻板印象,達到兩性都有均等的發展機會。輔大是時候該趕上國際社會的列車,走在性別平等的道路上。

 

二、要女性宿民自主,不要無謂的保護:校方該扶持大學生學習自主,注意女性宿民的需求,不是盲目地在女性宿民的身上套上所謂的有保護功能的精神枷鎖。校方實施的門禁制度某種程度上可以對女性宿民的行爲有所規範,然而大學教育的目的不在於培養出有一樣規格乖學生,校方更不能以性別差異選擇規範的對象,再製不平等,女性宿民要自主!

 

三、要專業的安全教育,不要碉堡式的管理方式:筆者認爲校方更應該灌輸女性宿民專業的安全教育和培養危險意識。時間到逐把女性宿民關進碉堡裡,無法讓女性宿民免於不愉悅的傷害。

 

本文刊於黑水溝社刊Blackditch Watches 10.09.2009

創作者介紹

黑水溝社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