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pots.tw/node/908

誰丟了2300萬人的歷史價值與150萬人交通便捷? ─ 樂生院保留之官方與民間方案之比較

文、資料整理/:郭安家
資料提供/:青年樂生聯盟、台北市捷運工程局 

將樂生療養院五十人的幸福對上台北縣民一百五十萬人的交通便捷是馬英九、周錫瑋…等諸多官員的說法,主流媒體、縣民、全國民眾在此種二分法說詞下思考樂生 療養院,官方修辭塗抹了諸多民間專業建築設計師的奔走努力(截至目前民間至少提了三個樂生與捷運共存方案,但馬英九還反問民間抗議者有沒有好方法,似乎民 間專業者才是執政黨)。

五十人與一百五十萬人是種語言暴力,將樂生居民與反抗者視為反捷運、反地方發展,將樂生居民區隔為謀求自身福利的人們,似乎這五十人不是縣民,不是我們幸 福。倘若攤開樂生療養院案件的專業者的過去作為,會發現兩種對比:不遺餘力提共構案的建築設計師未被重視,然應當可以指定古蹟的審查委員嚴重失職!

而縣府提出的40%方案實與原案差異不大,因待拆除的60%就是整個樂生中心地帶、亦為主要的居民住所。原本,上周六民間抗議活動即是欲揭發此事實,但在 連勝文等作秀官員連署反暴力拆遷後,訴求又隱沒入媒體。台灣媒體從未認真整理出民間專業方案與官方方案的差異,對立的論述變成政府掩飾決策暴力的化妝,破 報於此整理出官方與民間方案的細節,很明顯的,有一個以上方案都是極為可行。

捷運與樂生雙贏,是2300萬人的歷史價值+150萬人的通車便捷的方案,明明在2004年就由行政院委託台大劉可強老師重新規劃就可見契機,然馬英九、周錫瑋刻意忽略的,並且因為時間拖延,導至全民的損失更大。

方案比較

A‧新莊機廠設計捷運局設計原案:謀殺歷史,漠視人權

樂生療養院於1995年由台灣省立衛生處賣地,捷運局將該地規劃為新莊機廠與捷運迴轉扇形軌道。原始方案僅選擇兩座歷史建物(樂生療養院方行政大樓第一 進、七星舍)異地拆遷重組費用為2500萬,重組用地由樂生院提供,經費捷運局編列並委託台北縣文化局辦理。會勘後,選擇了迴龍醫院大樓西側山坡區重組, 全區僅保留澤生舍與盲人舍,作為不願遷入迴龍大樓之居民住所。 原始方案預計花費30億四千八百萬元,預計2009年12月31日完工,並於2002年6月20日由公信工程承攬,隔年大規模拆除近50%面積的醫療職員 宿舍、台南舍、五雲舍,造成樂生院東南側的組合屋誕生。

B.民間方案(台大城鄉所劉可強教授2004.12.18提出):一億三月換全區保留

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在行政院委託下提出兩件「樂生院全區原地保存古蹟與捷運機廠共構方案」,兩方案皆保留院區並提供初大量綠地。一般輿論謂之的劉可強方 案即為無地下隧道之第二方案,該案政府單位願意稍作考慮,今年亦有稍作修正。該方案現有建築物之保留度為90%,樂生院址等高線32米以下部份明挖方式開 挖,同時32米處興建平台橫跨捷運軌道已連結院區與迴龍醫院大樓。該僅影響兩建築物,王字建築物與院長室解體移往他處,原地施工作為面積28000平台, 完工後覆土建物移回原地。捷運局規劃之污水處理廠移至維修機廠內,並建議與變電所同步地下化,或移往新院區。劉可強曾表示該案要多花一億多元,延期三個 月,但捷運局評估則是花費5.41億延期36個月。

C.捷運局與縣府共構保留41.6%方案(2006年2月17號縣政府提出):晚來的官方意見,不專業的耗時耗錢「共構」

該方案比民間晚兩年提出,樂生院民與民間皆有參與說明,但不同意其結論,因方案僅保存建築物原地保存約40%,其餘均拆除。先前拆除後的台南舍、五雲舍、 醫職人員宿舍之土地上已完成維修工廠、駐車場、迴龍站、迴龍佔東側潛盾隧道等捷運設施,在不變動原則下調整扇形區域、北側軌道…等區域,工程延期30個 月、求償費用為25.2億元(包含約20億違約金與其餘增加設施費用)。台北縣文化局長朱惠良表示,文化局有派人參與該方案的共構會議,這整個協商台北縣 政府希望捷運局做最大程度變更,當初討論捷運移開的可行性是沒有,所以在現址做最大程度保存,文化局有參與,但朱局長也表示這是捷運局的專業,只是希望看 看在專業上能做什麼調整。

D.第二次民間方案:

周五民間人士得知馬英九看過且不滿意先前民間方案卻又不提出新看法因應反對者,中華都市設計學會理事喻肇青與幾位學者遂發起「樂生全區原地保留民間專業評 估行動」,同時文建會願意提供85萬再次評估40%方案與劉可強方案。喻肇青等人的構想為透過整個捷運網的營運計畫的調整(包括因為到民國一百年時,許多 捷運路網間已經通了,整體營運可以調整),考慮把維修機廠的部份移設到桃園另尋用地,在新莊機廠只留下駐車廠的部份,大量縮減軌道面積,並把變電站的位置 位移,可以讓開挖量減至很小。這樣不但可以保留全區,減少公部門支出,捷運也可提前通車。

總之,馬英九與周錫瑋真正的錯誤在於忽略樂生保存方案是2300萬人的歷史價值與150萬人的交通便捷,而把選舉學會的對立拿來應付公共政策的辯論。

保護傘古蹟審查委員有在運作?

樂生院保留另一大問題為文建會與北縣文化局的踢皮球,據了解,最早2002年台北縣邀集古蹟審查委員會勘後,並未依法召開古蹟審議委員會,反而召開工程協 調會。當時委員名單為,薛琴、王啟宗、黃富三、賴志彰、閻亞寧、張震鐘。據了解,前三全區位保存立場較為堅定,在會中捷運局表態不願退讓後,就再也不願意 出席相關會議;後三位則與捷運局、北縣文化局妥協,協商出後來的拆遷重組兩棟建物的方案。

同年12月12日文建會暫定樂生院文古蹟,當時參予暫定古蹟審議小組知悉有王惠君(台科大建築系所副教授)、米復國(淡江建築系)、鄭晃二(淡江建築系)、林崇熙(雲科大文資所所長)、劉銓芝(雲科大空間設計系;現任雲林縣文化局長)。

年底,周錫瑋上任後,台北縣文化局遂邀集古蹟審查委員召開「文化資產價值確認審議委員會」,當時名單有、賴志彰、李乾朗、徐裕健(徐裕健建築師事務所)、 楊仁江(楊仁江建築師事務所)…等人。當場委員的意見大部分並非直接推給文建會指定,而是先由台北縣指定後,再請文建會公告為國定古蹟。

由於樂生院區跨越桃園縣與北縣,2005年初新文資法通過後,桃園縣亦於12月13日招開暫定古蹟審議小組,當時與會者有黃俊銘(中原文資所)、黃厚源 (地方文史工作者)、李乾朗。日後桃園縣召開之古蹟審議委員會,當場一致決議將桃園境內的納骨塔、喜一舍指定為古蹟,當時委員有夏鑄九、黃俊銘等人。然 而,縣長朱立倫並未公告,行文文建會問該處理。

6月11日暫定最後一日古蹟,街頭出現七百人支持樂生,之後,文建會亦曾召集古蹟審議委員會,當初參與的委員李乾朗、吳泉源(清大社會系系主任)、林會承(台北藝術大學建築與古蹟研究所所長)等人,僅是審查文化局是否有介入審查古蹟而已,沒有結論,亦無擔當。

國民黨廣場反驅離保衛戰後記

文/陳汶銓

七月二十九日下午36°C艷陽底下就算打赤膊都難以忍受,不時吹來的強風更讓人下意識的抓緊棚子柱角,因為它就有如捷運新莊機場預定地上那些阿伯阿 媽住了一輩子的家般搖搖欲墜。這已經是青年樂生聯盟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前絕食靜坐的第72個小時,幾步之外第十七屆中常委選舉正在進行,西裝革履的各派人馬 彎腰鞠躬的低姿態、搭配口中連珠砲般「拜託、拜託」,忙碌之中也不忘遞上競選傳單,幾個小時下來到也流了些汗﹝因為都站在冷氣出口﹞,同樣一個時空看起來 卻彷彿兩個世界。

不久,近五十歲的保釣人士殷必雄與蘇美雅拿著大聲公與布條到場向國民黨嗆聲,由於兩人並未違反集會遊行法,國民黨台北黨部副主委呂麗莉趕緊上前緩和 局勢,卻不知有意或無意的透露出黨內共識:不參與學生靜坐。「今天的重點在這群學生的訴求上,任何一位政治人物的加入都可能模糊焦點」,也難怪幾個小時下 來沒有一位參與黨內投票人士關心這群學生之所以靜坐的原因。下午馬英九神秘現身投票所,卻只在黨部內接受媒體採訪後神秘離開,隔著佇立門口的幾位保全,阿 媽手中的呈情書無法轉交馬英九,連進入都不被允許。

連續數小時未進食引發的身體衰弱加上火辣的陽光,下午3點,救護車送走了第一位體力不支的絕食學生,而樂生的阿伯阿媽們早已無法看學生在太陽底下繼 續靜坐,「現在先起來,等一下才有體力繼續拼下去」,情緒激動的阿伯甚至想與學生一起靜坐,「這是咱自己的戴志,佳ㄟ學生卻比咱打拼」,歷史錯誤被迫與世 隔絕的樂生國,數年來在與學生的互動過程中早已成為生命共同體,沒有家人的院民甚至把他們當成遲來的家人看待,如今,已年過70、80歲的院民想要爭取 的,僅是政府讓他們「在地老化」的承諾,但這個承諾卻如此困難。

時間拉回上週五晚間,到場聲援的學者中,宜蘭大學楊長苓認為政府所謂的「安置」實際上等於「處置」─「從十四十五號公園的拆遷經驗我們可以知道,政府事前所謂的安置,事後根本就沒有做到」、「目前樂生院民的安置計畫在哪裡?有考慮過他們搬遷到新住宅的人際問題嗎?」。

社運人士鄭村祺則怒斥馬英九以耍無賴的方式回應學生訴求,「所謂的雙贏方案應該由政府提出,怎麼逼民間拿出來?現在劉可強提了方案,馬英九竟然說不 可行,如果捷運局本事那麼高,應該拿一個比劉可強更好的方案」、「沒能力做雙贏卻要談犧牲,那到底要犧牲誰?為什麼不犧牲最有的,而要犧牲這群一無所有 的?」。傍晚,參與活動的成員聚集在電視機前觀看《我家住在康樂里》。透過新聞轉播看到的,也許是某些大放厥詞的投機操作者、也許有人會質疑學者發聲的正 當性,不過實際的現場,則是個互相交流、討論學習的教室。


創作者介紹

黑水溝社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