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快來看﹗有夠誇張吧。」我興奮地喊出來。其他正在忙的都暫時放下手中的事,湊到我身邊來。而我仍然目不轉睛緊盯著手上泛黃的一張紙,生怕它會突然消失,更精確來說「是怕它會碎裂」。

 

  一張跟我同年紀的社團章程,在社辦大掃除中重新發現,心中默唸紙上開始逐漸脫色的細字,眼前仿佛看見社團過去的光輝,學長姐追求社會正義的精神,可惜都像流水一樣一去不復還。社會愈來愈不希望聽到不同的聲音,社團亦愈來愈難以經營。惑者沈醉於小仁小義,極力推崇狹義的「服務」,再配上「自我成長」來開路。最後,自我成長、經驗分享、照片播放卻成為社團成果的重要表現,而不是他們口口聲聲所提倡的服務本身,一切流於濫情。

 

  「信而見疑,忠而被謗」,追求更大的社會進步、爭取體制的改變卻屢遭打壓、刻意抺黑。「爭取勞工權益的五一遊行」、「反對洋華光電間接聘用童工」、「關心遭迫遷的三鶯部落」等,都不及到山區與孩童嬉戲、音樂比賽得名。只怨遭壓榨的勞工沒有時間與我們嬉戲、警察只會發出警告而無法給我們頒獎。抱不平的赤子心,不及濫情的眼淚。

 

  面對社會大眾與學生的冷淡,社團仍然可以默默守下去,但如今打壓卻迫在眉睫。所有社團都強制參加社團評鑑,枷鎖套到各個社團的頭上,壓制各社團的自由發展的空間,社團核心價值遭扭曲、挖空。一切都是本末倒置,應付評鑑成為各社團的重要任務。設計社團評鑑的海報、邀請柬等,手工勞作成為社團存亡的關鍵。制度化令濫觴、偽善、粉飾成為維持社團的必要手段。

 

  如此唏噓,只能與天長嘆。佩服身旁的社員兼好友,在此時仍能對我微笑,輕拍我的肩膀,唯獨那只手能給予我鼓勵與勇氣。令我從上一次評鑑不及格的低潮中走出來。看看手上的那泛黃的紙,默默對學長姊承諾,不管這次的評鑑結果如何,我仍要努力走下去。吸收上次的經驗,即使要濫情、偽善、粉飾都要過社團通過評鑑,為的是讓社會多一點不同的聲音,令弱勢多受人關注。

 

 

創作者介紹

黑水溝社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