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0 苦勞報導

馬公高中學生言論遭打壓 
教育部回函自相矛盾

「社會上的人常說現在的學生們對政治漠不關心,然而,當出現了一個學生對其發出聲音,學校又以妨礙校譽、破壞校園秩序為由,打壓他們!」輔大黑水溝社發言人江奕翰在教育部門口痛斥。

今年六月底,澎湖馬公高中在休業式時,宣佈98學年起,將在全校學生運動服繡上學號。消息一出,有學生質疑,校方未落實民主程序,決策過程亦無學生參與,違反《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因而發佈爭取權益之新聞稿。經過一個多月的交涉,教育部中部辦公室在回函中表示,學生行為過於激烈,應向師長道歉,校方如有懲處亦屬合理。

為此,烏鴉邦學生社會學社、輔大黑水溝社與教育公共化連線等學生團體約二十人,今日上午前往教育部,喊出「校園民主、教育解嚴」等口號,要求教育部落實校園民主,並立即處理馬公高中對學生權益侵害事件。但負責單位中部辦公室未有回應,而由教育部中等教育司專門委員謝文和出面表示,這是制度上的問題,將請中部辦公室作最好處理,一週內絕對給予回覆。

江奕翰認為,教育部中部辦公室承辦人馬婉盈的回函文字中,提到須有合理比例學生參與的「學生教師輔導管教學生辦法」相關會議,並非校務會議。另外,也明白說到,繡學號為防止學生於校內外發生意外。他質問,在《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第十條第三項當中,明確寫出「教師輔導與管理學生之目的包括維護學生安全。」

因此,教育部的回函根本是自我矛盾,才說繡學號是為了防止意外,又間接表示此案不適用輔導管教學生的條例。這是「戒嚴傳統、全新感受」的最佳例證。教育公共化連線賈伯楷批評,「這是學校包裹著輔導學生的新衣,維持著威權的體制。」

政大研究生學會副總幹事邱崇偉提到,在民主社會當中,意見都應該要被表達,不應受到打壓。師大人文學社成員Barking呼應,台灣想培養「具有獨立思考、具備批判精神」的學生,馬公高中能夠培養出這樣的學生,應該要高興,很可惜,他們居然用打壓的方式,讓學生的聲音消失。

今年三月底才剛爆發黑襪風波的復興商工學生也前來聲援,提醒教育部正視,學校軟性施壓學生表達自身權益已非個案,而以記過或悔過書要求學生自我認罪,更是一直以來台灣學校普遍存在的事實。

據了解,發起連署學生呂衍坡仍被父母管制行動,而日前,該校教官才向媒體聲明決沒有記大過處分,但實際上,目前記過單已送到校長林亨華手中,並且希望呂衍坡以30小時勞動服務取代記過處分。

教育部中部辦公室七月回函:http://yusuke225.googlepages.com/edu0980911350.pdf

 

創作者介紹

黑水溝社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