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07 苦勞報導

教官工作引起質疑
學生團體批國家在校園內伸手

軍 訓教官退出校園是自戒嚴時期以來,一直未解的爭議。教育部去年底實施大專教官三年內「遇缺不補」政策,然而同時間卻擬以「全民國防教育教學」為由,派駐員 額過剩之教官到國中和小學協助課程規畫。輔大黑水溝社、政大研究生學會、師大人文學社及東吳大學思潮研究社等學生社團於7日上午至教育部門口表達嚴正抗 議,要求教官退出校園,讓教育回歸專業。儘管大雨滂沱,但現場仍有不少社運團體前來聲援。

雖然,教育部已經說明,國民中小學絕對不會建置教官員額;但是,在「制定工作職掌」與「學生校外會」的設計上,仍然引起疑慮。抗議行動的主持人輔大 黑水溝的邱崇偉表示,教官未具備教育學程的專業訓練,其工作職掌卻包括教學和學生生活輔導。全國教師會社會發展部主任許志文指出:「扶助、管教、輔導這些 是對的,在校園該做的事,但是是不對的人在從事。」而根據1998年的大法官釋字450號,已經解釋教官擔任學校行政職務有違大學自主自治精神,邱崇偉 說:「這樣的違憲,到了11年後的今天都還是繼續存在,難道教育部是要教導我們這些學生違憲也可以嗎?」

中學生學生權益促進會代表許仁碩則直指軍官是「國家機器直接伸在校園的一只手」,以教學之名,行政治力介入之實。許仁碩表示:「這是一件很荒謬的事 情,我們已經解嚴這麼久了,教官退出校園竟然還是一件沒有辦法辦到的事情。」邱崇偉則補充道,其實不只校內,就連校外也成為教官的掌控範圍。他說,教育部 〈高級中等學校軍訓教官工作精進與調整方案〉提及教官將結合警政轄區,專職負責「學生校外生活輔導委員會」在各地成立的校外分會,形成名符其實的「軍警聯 手」。

人本教育基金會副執行長謝淑美進一步指出:「其實他們在校外分會的服務範圍是從幼稚園到大學都涵括在裡面的,所以他們的征戰、作戰對象從我們幼稚園 的孩子一直到我們的大學生,怎麼有這種國防?」她稱校外分會不過是變相的「移動式戒嚴」。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發起人蘇雅婷則特別譴責教育部遲遲不願釐清教官 的定位問題,才會導致教官面臨現在的尷尬處境。

「如果今天是因為軍訓教官的工作權,為甚麼不讓軍訓教官回到國防系統,回到他原本該有的專業去工作?」蘇雅婷說,教育部不該讓教官「背黑鍋」,不只 是學生,教官、教師和校園的行政系統都應該站出來,讓社會有充分討論的空間。學生和社運團體在大雨中抗議了將近一個小時,教育部才派出一未被授權處理的軍 政處科長草草接下抗議訴求。邱崇偉指教育部根本毫無誠意,漠視學生的呼聲。他表示將針對有關議題,結合其他社運團體成立聯盟組織,進行持續的抗議行動。

(轉載自:http://www.coolloud.org.tw/node/36342)

創作者介紹

黑水溝社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