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稿單位:輔大黑水溝社、政大研究生學會、東吳大學思潮研究社、政大種子社、師大人文學社、台大實踐筆記社、台大大陸社、台大學生會、彰化高中臺灣文學研究社、中學生學生權利促進會

發稿日期:2009/3/7

 

為了抗議教官仍留在校園內的問題,37由輔大黑水溝社、政大研究生學會、東吳大學思潮研究社、政大種子社、師大人文學社主動發起向教育部抗議的行動,至教育部前高喊「教官要退出、校園要解嚴、教育要專業」口號,表達訴求與對於教育部在教官制度政策上的不滿。現場並邀請各個聲援團體針對教官仍在校園這一制度提出諸多意見。

 

因日前媒體報導由於高中職教授軍訓課程之教官由於授課時數減少,教育部擬以國中、小學亦納入「全民國防教育教學」而需增加課程為由處理員額多出之教官問題,發起抗議行動的同學們以此一事為契機,展開對於教官議題的關注。

 

抗議同學表示雖然教育部常務次長表示教官不會派駐至國中、小學,改以高中職教官為老師開設培訓課程等方式,但是其中有兩點矛盾之處,其一,無論是直接派駐教官,或著請教官協助規劃課程,皆是不合理的。教官並未具備相關教育學程之訓練,反而長期接受的是軍中制式化、服從、權威等觀念,為何要請如此不專業,甚至可能違背原有教育目的非教育者,協助課程?其二是這樣的說法告訴了大家,原來要執行「全民國防教育教學」不一定要教官,在校老師透過培訓課程即可在校內執行這樣的教學,對於教官仍留在校園的制度而不思改進的教育部,無疑是在自打嘴巴。

 

另外,在教育部網頁上下載到一份文件〈高級中等學校軍訓教官工作精進與調整方案〉其中一點「制定(教官)工作執掌規範」提及教官的工作執掌為「全民國防教育教學」、「校園安全維護」及「學生生活輔導」。然而抗議同學們質疑「全民國防教育教學」為何一定要由教官擔任,難道國家沒有其他國防方面學者足以取代嗎?且在教學及學生輔導方面,教官又真的有受過專業訓練嗎?校園又真的有危險到非要軍人在校園內維護不可嗎?這些問題都突顯了目前高中職以下的教育與輔導仍然停留在不專業、倚賴威權的方式。我們認為教官所執行的工作並非只有教官做得到,唯有使教官退出校園,並將原本聘用教官之資源用於聘任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員,一方面可使教育回歸專業化、校園去除威權化、資源運用適當化,一方面也可讓專業的輔導人員充分就業。

 

再就〈高級中等學校軍訓教官工作精進與調整方案〉另外一點「強化學生校外會及校外分會功能」的部份,提及了教官將專職負責「學生校外生活輔導委員會」在各地成立的校外分會,而該分會尚有結合各地的警政轄區。抗議同學們對此認為該說法表面上教官是「負責替代役男訪視、校外聯巡、認輔國中小學校安、春暉工作及全民國防教育宣教等任務」但事實上卻成為了「軍警聯手」,在校內對於學生的掌控還不夠,還要伸手出校外,形成「掌控學生的綿密網絡」,簡直是「戒嚴再臨」、「威權復辟」。

 

  不只是針對高中職以下的教官在校園的種種質疑,對於大學校園內的教官,抗議的同學們也表示,根據1998327的大法官釋字450號就已經提及「惟大學法第十一條第一項第六款及同法施行細則第九條第三項明定大學應設置軍訓室並配置人員,負責軍訓及護理課程之規劃與教學,此一強制性規定,有違憲法保障大學自治之意旨,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一年時失其效力。」然而過了將近11年的現在,於大學校園中仍然充斥著教官,更有甚者擔任重要的學校行政職務,明顯違憲,簡直視憲法如無物。抗議的同學們不禁要問:難道教育部是想要「以身作則」的示範並教導學生們「違反憲法也沒問題」的觀念嗎?

 

因此,抗議的同學們拒絕接受教育部「只是為了確保教官留在校內,卻犧牲了教育的意義與專業」這樣的作法。並且認為教育部除了要為長期錯誤的教官政策道歉外,應該要負起改進的責任,「立即停止〈高級中等學校軍訓教官工作精進與調整方案〉、立即促使教官全面退出校園、增加校園內教學與輔導之專業人員」才能達到校園解嚴、教育專業之目的。如果教育部不正視此問題,屆時共同發起行動的學生社團將在積極宣傳後,展開下一波更大的行動,「教官還在校園內不退、學生就在教育部前抗議」。

 

新聞聯絡人:

輔大黑水溝社 江奕翰 0912-564-129 yusuke225@gmail.com

政大研究生學會 賴建寰 0919-903-368 historysmallking@gmail.com

創作者介紹

黑水溝社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ma
  • ---員,一方面可使教育回歸專業化、校---

    教育回歸專業化

    教育專業化

    教育專業



    教育 因為啥 所以應是一項專業?


    什麼是教育的專業?


    什麼是教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