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ttp://bigboat.typepad.com/hcnews/2009/10/輔大黑水溝社發動連署廢止女生宿舍門禁-.html

輔仁大學黑水溝社為女宿舉辦連署活動。記者鄧家齊攝影。 

【記者鄧家齊報導】輔仁大學學生社團黑水溝從十月廿六日到卅日,在學校門口為「女宿解禁,全校相挺」連署活動設攤。要求取消女生宿舍晚上十一點卅分的門禁規定,活動結束總計有三千一百九十一人連署。

「輔大學生連好好的生存權利都沒有。」黑水溝社社長江奕翰說,學校的學費越來越貴,迫使學生打工上晚班,又為了怕被退宿而不敢超過門禁時間回宿舍, 被迫深夜在外遊蕩或借他人住處。宜真宿舍修女雷華則說:「真的需要打工的同學其實不多,許多同學經濟充裕,期末會捐出沒有用過的東西,如果真的有困難學校 也會幫忙。」

江奕翰說,台灣大學女宿過了門禁後,仍可以利用核對身份的方法回宿舍。淡江大學夜歸超過一定次數則會寄信給父母,輔大為什麼不可以用其他的方法,讓晚歸的同學有安全的空間?

輔大學生岑宛真則認為,不宜一味顧著解禁,卻忽略了學生要學著自己控制時間,以適應群體生活的能力,「如果說輔大遍遠的話,門禁延後半個到一個小時,還是可以接受。」

輔大宿舍的門禁,已從規定的十點一步一步的改到十一點半。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140.136.114.206/blog9/archives/003608.html

記者劉筱勻報導

黑水溝社於二十六日開始,在校門口設攤舉行為期一週的「女宿解禁,全校相挺」連署活動。

針對輔大女生宿舍長期以來設有的十一點三十分門禁制度,而男生宿舍卻無此規定,黑水溝社指出,這種管理上的落差嚴重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輔大地處偏遠,部分學生須打工或參與課外活動,一旦未遵守門禁時間,則因怕被施以記點、退宿等懲罰,被迫在外遊蕩或借宿他人住處。這是校方惰於維護校園安全而推託責任的作法,更違背輔大一直以來尊崇的全人教育精神。

為建構一平等、安全的校園空間,落實校園民主,黑水溝社提出三大訴求:性別要平等,不要歧視;校園要安全,不要監獄;管理要民主,不要威權。希望校方能提供學生一平等、安全、民主的學習環境。

黑水溝社社長江奕翰(社會三)表示,設立門禁制度是為保障學生安全,校方卻以退宿手段來懲罰晚歸學生,那這些學生的安全該由誰來保障。男生宿舍因已改由計時人員管理而解禁,女生宿舍卻仍有許多管理上的不民主,這根本未落實性別平等教育的精神。江奕翰說,親眼目睹晚上十一點三十分前趕回宿舍的人潮,實在是很誇張,也很嚇人。

黑水溝社前社長,也是目前校務會議學生代表招集委員的賈伯楷(社會四)認為,台灣的公民教育較為薄弱,面對上層的壓力本來就無法對等協商。連署活動是民意的累積,並非將矛頭指向修女,畢竟修女也是為維護學生安全著想。賈伯楷說,這只是第一步,未來應再和宿舍自治會幹部討論可行的校園安全政策。

住玫瑰學苑的張尹汝(護理三)表示,玫瑰宿舍位置最為偏遠,且一到晚上四周荒涼漆黑,根本不可能太晚回去。住宜真宜善學苑的高郁涵(中文三)和住宜美學苑的劉蕙慈(廣告三)則認為,門禁是比較安全沒錯,但就是太麻煩。大一時有次因為課堂需求前往兩廳院看戲,表演時間結束得很晚,一群人匆忙趕回輔大就怕被記點,這樣的退宿制度非常不公平。住文德文舍學苑的周郁玲(中文三)說,其實解不解禁並沒有太大差別,倒是希望憑證才能進宿舍的規定可以放寬,不然搬宿舍的時候實在很不方便。

由reporter 於 2009-10-27 22:08:51 所發表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根據瞭解,輔大的女生宿舍長期設有門禁制度,要求住宿學生於晚間十一點三十分前歸宿,否則就記點、退宿,但是男生宿舍卻沒有這樣的規定。這種管理上的差異嚴重違反了性別平等教育的精神,這不但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真善美聖的校訓也因此蒙羞。

再者,學生晚歸是無可避免的,輔大坐落偏僻,夜間搭車不易,大學課業繁重,部分學生還需肩負社團、打工等課外活動,門禁只會使得晚歸的學生,為避免退宿等懲罰不敢回宿舍,被迫深夜在外遊蕩或借宿他人住處。這樣的門禁剝奪了住宿學生參加課外活動的機會,逼使住宿學生放棄參加晚上的講座、服務學習等知性活動,這很明顯的違背了輔大一直以來尊崇的全人教育精神。我們認為,晚歸學生的安全必須被保障,把學生退宿的作法無非是校方怠惰於維護校園安全,而將部份學生趕出校園,藉以推託責任的作法。

此外,女宿的民主管理程序並沒有落實,宿舍各級學生宿舍代表面對具有修女身份的宿舍管理人時,因為修女的特殊地位,根本無法以對等的立場進行協商、管理,行使宿舍的正常校園民主程序,於特殊節慶時學生甚至需要配合宿舍安排之活動,而影響學生生活的自主,這是宿舍管理的不民主

根據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法第六條之六、第十二條及輔仁大學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以下簡稱性平會)設置辦法第五條之三,性平會應規劃及建立性別平等之安全校園空間」。如台灣其他優秀大學如台灣大學、淡江大學也早已廢除此類不平等不安全不民主的規定。

我們在此嚴正呼籲,輔仁大學應該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建構平等、安全的校園空間,在基本的教育精神之下,落實校園民主,提供學生一個平等安全民主的學習環境。以下是我們的訴求:


一、性別要平等,不要歧視:

    宿舍間需符合性別平等教育精神,不得因性別不同有差別待遇。

二、校園要安全,不要監獄:

    校方需積極維持校園安全,不得以門禁退宿等方式將校園安全責任轉嫁為學生負擔。

三、管理要民主,不要威權:

    宿舍事務需在宿民參與下共同決定,不得違反校園民主精神。


唯有積極發出聲音才能改變不合理的制度,健全的校園有賴你我的關心,輔大女宿的事不僅僅是宿舍住民的事,校園民主是個全有或全無的概念,如果今天輔大的全部同學不站出來,當有其他傷害學生、傷害校 園的事情發生,我們將更難守護我們共同的輔大校園。

10/2610/30的早上十點到下午六點,這個連署將在輔大象徵著真善美聖的正門舉行,請讓我們一起催生一個更平等、更安全、更民主的輔仁大學!


主辦單位:輔大黑水溝社 

 聯絡人:社會三 江奕翰 0912564129  yusuke225@gmail.com

     英文三 周于萱 0920133712  cattachou@gmail.com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0/05 「要殺人就當劊子手」-談死刑

死刑一直是最受爭議的刑罰;到底該尊重生命,或是還家屬一個公道?聽了夠多爭論以後,讓我們一起來找找,死刑背後藏了什麼?爲什麼人們熱愛死刑?

 

 

 

10/12 新莊的淨土;樂生療養院

日治時代,這裡曾是痲瘋患者的集中營;如今,疾病的陰影已經褪去,複雜的利益結構卻披著捷運通車的外衣伸出魔爪。 

走過百年時光,我們看見台灣的歷史,以及人權的奮鬥。 


 

10/19 讀書會:第二性

「女人不是生就的,而寧可說是逐漸形成的。」

20世紀的存在主義/女性主義大師西蒙波娃如此宣告;為什麼這麼說?女性怎麼被形成?讓我們一起談談,女人何以為》《第二性》?


10/26 教育公共化

你知道十年來,大學學雜費漲了多少?你知道十年來,每個大學生分配到的教育資源,是增還是減?教改喊要廣設公立高中大學,結果是公立還是私立學生增加多?教育部說,調漲學雜費要通過校務會議決定與學生協商,你認為,學生代表在校務會議中的比例,算高,還是算低?

 

 

11/16  黑心企業

毒奶粉、黑心棉…我們常聽到彼岸來的各種黑心商品,made in China聽了就令人冷汗直冒;但我們卻沒注意到,就在身旁,有著更黑暗的力量正活動著…

 

11/23  無薪假

這年頭,時機歹歹,股票有買就有賠,公司也閒到車床可以拿來考甘蔗汁…體貼的老闆說既然沒事做,就放我們假回家陪陪老公老婆,喔當然還有小孩,可是…咦,沒薪水?

到底薪水去哪了?讓我們解剖無薪假,拆穿「共體時艱」的謊言。

 

11/30 農村再生條例

台灣有著一段農業帝國的過去,而在如今的工業社會,農村被投入了歷史的檔案夾中,對這些農村而言,農再條例似乎是一線曙光;but,在曙光之下,真正重生的是誰呢?

 

12/14 都市裡的原住民

他們原本居住在這塊土地的大自然中,卻因為複雜的社會及政治因素,離鄉背井來到城市邊緣討生活;你了解他們多少呢?你知道當我們忙

 著開高速公路去花東消費原住民文化時,身邊的原住民正慢慢消失嗎?

 

12/21

智慧財產權真有智慧嗎?

盜版的時代似乎已經逐漸黯淡,如今我們知道要保護創作者,就要尊重智產權。

但事實上,智產權是在誰手上?創作者?或是公司?我們保護到了誰呢?智產權真的有智慧嗎?

 

12/28 移民工作者

不只是一些,不只是幾次
她們離開她們的家鄉
在每一天、每一刻
成千成千的人一直在離開
她們的父親、母親、配偶與小孩
為了一趟不確定的旅行
未來即將來臨

 

敬請期待

讀書會:楊青矗小說選讀、蟹工船

電影:企業人格診斷書

Etc…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棒壘球場事件後續

 

1年半前,輔大曾計畫拆除棒壘球場及玫瑰學苑,並就地建設輔大附設醫院。由於這影響到了輔大同學們的運動空間與住宿權利,於是由黑水溝社發起了民主連署活動來表達同學們的訴求。短短一個禮拜的時間,便有超過兩千位同學教師響應。最後於上學期(97學年度第2學期)校務會議定案:棒壘球場原地保留,排、網球場、玫瑰宿舍異地重建,新建「宜聖宿舍」取代之,並且宜聖興建期間玫瑰舍胞暫居住於附近修院宿舍或迴龍地區的大樓,。

 

  這是支持我們訴求的同學們和教職同仁們的努力成果,也映證了自下而上的校園民主的成效與可貴。然而對於後續發展,我們依然要提出進一步的訴求來保障並完備學生權益及進一步提昇輔仁大學:

 

  1. 替代宿舍舍胞往返輔大之交通費用全額補助
  2. 替代宿舍、新宜聖宿舍價格不得高於現有玫瑰宿舍
  3. 需維持玫瑰(或宜聖)宿舍自治會的正常組織與空間運作
  4. 宜聖宿舍之規模應大於現有玫瑰宿舍
  5. 宜聖宿舍建築過程需融入、配合周圍綠地環境
  6. 輔大附設醫院、宜聖宿舍應符合內政部訂定之最優良等級綠建築標準
  7. 新排、網球場與輔大之間需有安全動線

 

也許有的同學、教職同仁們疑惑以上訴求會不會「要得太多了」?其實不然,因為輔大醫院的建設是為了整體輔大的發展,為使得玫瑰宿舍必須暫時遷徙。也就是說玫瑰舍胞為了輔大的發展,而暫時失去了和其他宿舍舍胞一樣擁有就近上課的方便,或者是低廉收費的方便。為了彌補玫瑰舍胞因輔大發展所需而喪失的不便,故提出以上第1~3點訴求。另外,捷運新莊線通車在即,屆時將拉抬輔大一帶的房價,恐造成租屋同學們的沈重負擔,避免因經濟壓力影響同學們的學習成效,故提出第4點訴求,一方面減輕同學們的負擔,二方面則以量壓制校外租屋的價格。

 

  黑水溝社將持續追蹤輔大醫院及相關措施的執行過程,以上的訴求還有賴你我的共同監督與努力。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輔大女宿門禁問題

系級:社會二

姓名:陳艾欣(宜真宿民)

 

  壹、前言

 

根據本校學生事務處生活輔導組於九十四學年度第六次行政會議修訂的「輔仁大學學生宿舍管理辦法」,各宿舍關門時間為晚上十二點正至翌晨五時止,另外,所有住宿的學生必須遵守各宿舍宣導的生活公約,所以女性宿民必須於宿舍門禁前的時間回到各宿舍去——「輔仁大學學生宿舍管理辦法」亦有提到,男/女性住宿生若違反了校方和宿舍裡的生活自治會研訂之宿舍管理辦法與各宿舍宣導的生活公約之規定,將會受到懲罰。本文會以女性宿民的宿舍生活經驗,性別平等、大學生自主的概念解剖女宿門禁制度背後的意涵。

 

  貳、我們都不喜歡門禁制度

 

每晚將近11點半之際,倘若站在真善美聖廣場遙望,你/妳總會看見不少的女性宿民從校門口、圖書館,四面八方倉倉促促向女宿舍走/跑去。她們都深怕趕不到門禁時間。有些女性宿民若趕不上關門時間會選擇不回宿舍,擇住在朋友家,在外逗留,為的是不讓宿舍生活自治會扣除點數。門禁看似善意的管理措施——維護女宿民的生命權,其實也在懲罰錯過門禁時間才回來的女性宿民。

 

一、公衛系的X(宜真A212宿民)曾因於校外等不到公車而深怕錯過宿舍大閘的關門時間便搭捷運到距離學校最近的新浦捷運站去,然而最終還是錯過了宿舍大閘的關門時間。我只好按門鈴要求舍監開門,下次盡量不再遲到就是了。香港的大學都沒有門禁這回事,輔大在這方面作得很像中小學似的,在走歷史倒車,害我們出去需要晚歸時,都會感到戰戰兢兢的。她說。參閲宜真宿舍的宿舍公約:……若因實習或特殊原因,需事先提出證明向服務台申請。以X的情況,她從頭到尾都沒機會事前向服務臺提出證明和申請,試問她應該受到懲罰嗎?

 

二、社會系的Z同學(曾是宜真A129的宿民),由於致力於社團的課程,每逢禮拜六她都需要到世新大學去上課。課程始於早上8點,於晚上9點半左右結束。課程結束後,Z同學要幫忙其他社員整理場地,有時候還要參加會議。這時候門禁制度對她而言是一種攪擾。我只好選擇不幫忙社團同學。看似保護女生的門禁制度,卻在剝奪女性宿民的學習機會。

 

宿舍管理方式應該注意女性宿民的需求和權利,不是盲目地對女大學生強調紀律和保護。

 

  叁、筆者的想法

 

一、要性別平等,不要雙種標準:據説校方是帶著保護女性宿民的心態實施門禁制度,試問男性宿民的安全是被允許可以不被重視的嗎?顯然,女宿門禁管理措施是個親善型的性別歧視——以性別刻板印象的想法來愛護女性宿民。這種管理方式只會讓更多人誤會,認爲女性是個柔弱的群體。性別平等已成爲國際社會的政治正確,目的是解構性別刻板印象,達到兩性都有均等的發展機會。輔大是時候該趕上國際社會的列車,走在性別平等的道路上。

 

二、要女性宿民自主,不要無謂的保護:校方該扶持大學生學習自主,注意女性宿民的需求,不是盲目地在女性宿民的身上套上所謂的有保護功能的精神枷鎖。校方實施的門禁制度某種程度上可以對女性宿民的行爲有所規範,然而大學教育的目的不在於培養出有一樣規格乖學生,校方更不能以性別差異選擇規範的對象,再製不平等,女性宿民要自主!

 

三、要專業的安全教育,不要碉堡式的管理方式:筆者認爲校方更應該灌輸女性宿民專業的安全教育和培養危險意識。時間到逐把女性宿民關進碉堡裡,無法讓女性宿民免於不愉悅的傷害。

 

本文刊於黑水溝社刊Blackditch Watches 10.09.2009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國立馬公高中事件始末

文/周于萱 輔大英文三

今年(2009)六月底,國立馬公高級中學的教官於學期的最後一天──休業式,無預警地宣布一項新的政策:所有同學自98學年起,體育服均必須繡上學號。事前非但學生不知道,連班聯會主席也不知情,顯示校方行政手法粗糙、一意孤行,行事完全不徵詢學生意見,不但違反程序正義,更使得校園民主蕩然無存!

馬公高中一學生為了反制校方鴨霸的作法,聯合其他學生公開發佈新聞稿,要求校方重視校園民主,校方卻宣稱新聞稿內容違法,學生也因此被教官多次約談,要求填寫違規事實陳述單,更以記過要脅當事人認錯了事;發起學生也因為教官及校方人員多次向家長關說施壓,造成家庭內部紛擾不已。7月20日,教官甚至集合各班班長,公開宣稱新聞稿違法,並且要求所有學生不得私下討論此事件,如有任何疑問請個別至教官室。這樣毫無言論自由的戒嚴校園,居然還存在21世紀的今天,民主的台灣!

發起學生深感事態嚴重,投書至教育部中部辦公室尋求協助,不料教育部竟默許國立馬公高中校方的行為,甚至認為該生應為了「對師長不敬及煽動同儕與學校對抗,紊亂校園秩序等」向師長道歉!

8月10日,輔大黑水溝社以及其他關心校園民主和馬公高中事件的學生團體在教育部前要求校園民主,並且聲援馬公高中的學生,教育部官員承諾一星期內會給予正式回應,但卻只在三星期後由教育部負責發函的秘書小姐私自電致該學生,僅表明教育部回應之信函用詞不當而已。8月11日馬公高中主任教官私下致電輔大黑水溝社社長,希望社長建議該生別再與學校對抗。教育部及馬公高中這種意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私下了結的心態在此已經表露無遺!

最後國立馬公高中把該生的懲罰由一支大過改為「一年內不限時間、地點30小時志願服務」,也宣布「有關本校98年度起制服及體育服繡學號事宜因字體太大暫停實施,待開學後另行宣布」。迄今教育部仍然沒有正視校園民主的問題,國立馬公高中也只以「志願服務」和暫停實施政策作為回應。作為領導教育方向的教育部和教育最前線的馬公高中竟然如此漠視校園民主,壓迫學生言論自由,台灣民主正在倒退!

 

(本文刊於黑水溝社刊Blackditch Wathes 10.09.2009)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校園民主的概念、現狀與改變 

 

社會三 江奕翰

 

今年八月初,輔大黑水溝社與烏鴉邦中學校園民主促進會一同赴教育部進行了一場校園民主行動,其中提出一連串落實校園民主的訴求並且譴責今年暑假國立馬公高中校方對學生宛如戒嚴的壓迫。行動的激情過後,我們必須冷靜的分析,「校園民主」的涵義是什麼,而它又有什麼必要性。

 

校園民主是什麼?

 

民主是我們從小到大不斷被灌輸的概念,我們相信台灣是民主自由的國家,我們可以投票、參選,我們用班會投票、模範生選舉來作為民主教育,彷彿這就是民主。雖然我們常常抱怨政治烏煙瘴氣、投票總是選到爛蘋果,但是我們也相信這就是民主,只是我們的公民素養還不夠。現在我們必須重新檢視民主本身的意含,才有辦法弄清楚,校園裡面是不是真的民主。

 

字面上的理解,就像大家耳熟能詳的,民主就是人民作主,我們也相信這就是民主最核心的精神。但是,誰是人民,而怎麼樣才能作主呢?在國家的範圍,人民就是構成整個國家團體的主體成員;而作主,也就是能夠有效地決定整個團體的事務。那麼我們可以這麼理解校園民主就是校園裡的民主,也就是校園的主體成員能夠有效決定整個校園事務。

 

學生自治與校政參與

 

如果「校園的主體成員能夠有效決定整個校園事務」可以作為判斷是否落實校園民主的標準,那麼我們首先必須回答的是:誰是校園的主體成員?

 

我們馬上聯想到,學校必然是由教育提供者(教師)與受教育者(學生)所構成,而這也無疑就是學校最基本的主體。但為了維繫複雜的教育體制運作,另一群專任行政事務的職員也是校園重要的組成。雖然我們明白校園主要的成員大概就是學生、教師與行政人員,但在絕大多數的中學,掌握校園各項事務的幾乎只有校方行政人員與一部分的教師,而學生大多僅以自治組織的形式來承辦少數活動。

 

那麼,學生自治就是民主了嗎?藉由學生自治組織等等機制,學生得以在某種程度上自我管理,以現狀來說就是辦理幾項學生活動。這麼一個說法:「學生要自治就必須自制」,它充分傳達了校園制度設計者認定學生無能參與校園政策的想法,而學生自治不過是非必要的教育內容之一,只在校方有意願的時候賞賜給學生。以前面構思的校園民主標準來評價,學生自治恐怕根本稱不上是校園民主。校園民主涵義是學生、教師及行政人員能夠對整個校園的各項事務做出有效的決定,當學生的權利被限縮在學生事務的時候,等於是剝奪了學生對其他校園事務的參與,而事實上,整體校園的事務卻與每一個校園成員都息息相關。

 

健全的民主校園

 

明顯地,學生自治只是種「恩惠的」、「指導的」、「消極的」的偽校園民主,而校園民主是必得經由不同的方式來完成。我們可以參考一個民主國家應該施行的民主環節:(一)民主教育(二)建立制度(三)實際運作(四)共同監督,這些環節並非必然的順序,而是相輔相成、互相依存的。

 

民主教育的目的是在校園中建立起校園主體成員的民主能力,除了要讓成員學會參與民主機制外,更重要的是讓參與成員認清自身參與的重要性以及民主蘊含的人權、正義等基本精神;在校園建立一套民主制度同樣也需要所有校園成員的共同研擬,主要就是學生、教師與行政人員,絕不能是少數人來設定屬於所有人的民主規則;接續前面的作法,在實際運作時校園民主必須是校園全體的參與,任何校園的一分子都該共同決定校園的事務。在校園民主的制度得以運行後,教育作為一種社會建設,理當受到社會全體,如學生家長、政府、民間團體的監督,如果校園不能正常地行使其功能,社會機制即應承擔並介入其中。

 

我們的民主實踐之路

 

我們可以理解到,健全的民主有賴民主教育的落實與公民參與的熱忱,而其前提就是公共參與的建立。校園培育的是國家的主體,而校園民主直接影響的就是公民參與社會事務的能力與熱情,這是維繫一個民主國家運行最重要的要素。

 

雖然大學的各項制度可以算是比較符合民主的了,學生與教師都有一定程度的席次參與校務會議,而學生自治組織的機制也相對於中學來得龐大複雜。然而,以各校學生在校務會議中影響力低落、學生自治組織成為核心的狀況來看,即便是大學校園,離民主也還有好長得一段里程。

 

對我們來說,只有踏實地在這條民主實踐之路上邁進,建立學生的自信,認清學生也是民主的主體,充實學生的民主能力及相關知識,公然拒絕「學生無人權」等制度歧視,最終才能使我們的世界真正地得到最寶貴的自由和民主,讓公民社會中的正義與人權精神得以落實。

 

(本文刊於黑水溝社刊Blackditch Watches 10.09.2009)

blackdit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